漸漸的  把東西收拾好  要準備離開實驗室
那天把碩論精裝本交給老闆的時候 心裡有種完成一件事情的感覺
從老闆手上接過他與立中老師準備好要給我的小禮物  捨不得的感覺忽然湧上心頭  (看到這裡的人,千萬不要跟我說我可以繼續留下..我會扁人)

敲了敲辦公室的門 老師依然很有精神的說:請進!
看到我  先給我一個白眼 (因為我碩論太晚搞定)
同時  就在那時候
老師對我笑了  但是還是不改他念我的本性  對我說:恭喜!
把碩論獻給老師之後  就在我轉身準備出去時,老師把我叫住,給我禮物,也跟我說:妹仔,以後神經不要那麼大條!知道嗎?
我知道老師對我的叮嚀用意在哪
"妹仔"也是他開始這樣叫我的
可能是我是他第一個正式收的學生  還是女學生  雖然我很拖線  但是老師還是很疼我
常常進實驗室第一句話就會說:妹仔咧?給我過來!
心情好的時候就會說:妹仔,我們今天中午要吃什麼便當?(帶著笑容說)
要是他快生氣的時候,就會說:大頭妹,你給我過來...(殺氣騰騰的說)
反正從他叫我的口氣中 可以推估他今天的心情如何 可以知道皮要繃多緊
實驗室每個人都很好  大家都會互相幫忙  學弟妹也都很尊重我們這些學長姐  我想這是老師交的好~

回家之後打開禮物  發現是一支很漂亮的原子筆  粉紅色的
我想我會捨不得用  因為是老師送的  對我來說意義不一樣
我想
我會想念在實驗室的日子  不管是在實驗室上MSN  整理數據  做實驗  配化學藥品  甚至是陪老師喝酒  都會是我最快樂的回憶

創作者介紹

我是厚片吐司人

yunnh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